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刚果遭遇“黄金诅咒” 内战5年400万人惨死(图)

编辑:admin 日期:2021-10-07 14:41 分类:hunter滤芯 点击:
简介:地处非洲中心地带的民主刚果(金)共和国拥有全世界最丰富的黄金矿藏,除此之外,刚果的地下还蕴藏有丰富的钻石、有色金属和稀有金属资源,享有地质奇迹之称,这本该是个富饶繁荣的国家。但数十年来各种力量对资源的抢夺,导致刚果内战连连不断,超过400万刚

  地处非洲中心地带的民主刚果(金)共和国拥有全世界最丰富的黄金矿藏,除此之外,刚果的地下还蕴藏有丰富的钻石、有色金属和稀有金属资源,享有“地质奇迹”之称,这本该是个富饶繁荣的国家。但数十年来各种力量对资源的抢夺,导致刚果内战连连不断,超过400万刚果人惨死在这不停歇的争夺中。当地武装势力和跨国公司相勾结,他们发了大财,而刚果民众却忍受着非人的折磨。

  国际组织“全球观察”机构的负责人帕特里克·艾雷说:“这被称为资源的诅咒。从殖民统治时期开始到现在,刚果(金)一直就是丰富的资源临时储存地,人民从来都不是这些资源的真正受益者。”

  有关国际组织今年6月出台了一份长达159页的报告,名为《黄金的诅咒》。报告称,在民主刚果(金)共和国的东北部地区,黄金的诱惑助长了大规模践踏人权的行为。在富含黄金的地区,当地武装势力和跨国公司发了大财;而当地居民却不得不忍受种族屠杀和非人折磨带来的痛苦。根据报告所做的调查,当地武装组织为了控制金矿和贸易路线,战火不断,犯下了累累战争罪行,他们利用黄金贸易中得到的利润资助其非法活动以及购买武器,肆意杀害当地居民,并且压迫穷人剥削他们的劳动果实,而跨国企业也在这条黄金交易链中扮演着并不光彩的角色。

  刚果国土中蕴藏着储量丰富的铜矿、金矿和钻石矿。然而,丰富的资源并没给刚果带来繁荣和富足。贫穷是普遍的,饥饿在这块土地上肆虐,此起彼伏的冲突和内乱更是平民的噩梦。虽然刚果停战协定的签署已经有两年了,但在那些边远地区,冲突和屠杀一日也没有停止过。儿童和大人一同谈论着饥饿和绝望,许多人由于贫穷不得不去当兵混口饭吃。人们对富足自然能源的盲目贪婪的争夺,更导致了刚果连年的流血冲突。

  如果对刚果东北部富足的黄金矿藏进行合理开采,很有可能帮助重建刚果业已崩溃的经济。然而,从1998年以来,对金矿开采权和贸易路线的争夺导致了刚果北部的伊图利地区连绵不断发生种族之间屠杀和战乱。

  五年的内乱,刚果东北部地区已是满目疮痍。山头林立的武装派别对富含金矿地区的人民进行了种族屠杀、强奸和折磨,许多无辜平民暴尸街头。据联合国的估计,自1998年以来,在赫马人与冷杜人之间的种族冲突,已经夺去了6万多人的生命,还有50多万人流离失所。仅在2002年6月到2004年的9月间,各路军阀为夺取伊图利地区蒙巴瓦卢地区的金矿控制权进行的持续争战,就造成至少2000名平民丧生。而在伊图利地区盛产黄金的布尼亚市,80%的布尼亚人为躲避战乱逃离家园,布尼亚市由一个拥有35万人口的城市变成现在的一座空城。

  这还只是刚果全国死于战乱的人数的一部分。据估计,全国的死亡人数约为400万。自二战以来,任何一次战争都没有对平民造成如此大的伤亡。

  当地武装组织都认为掌控了金矿开采权就等于拥有了金钱、武器和权力,各个组织之间为此不断残酷地争夺,平民百姓势必是争夺中最无辜的牺牲者。

  联合国官员伍登伯格说,“除非先将自然资源开发及其与人民生存的权利的问题摆在首位,否则,任何在刚果实现和平的努力都有失败的可能。刚果人民有权得到金矿给他们带来的好处,而不是灾难”。

  刚果中央政府和联合国刚果特派团根本无法控制伊图利地区广阔富饶的金矿资源,与乌干达相邻的蒙布瓦卢、杜巴、瓦特萨边境地区的金矿已经全部被当地各类武装组织控制。国际特赦组织今年7月5日发布的一份报告称,控制刚果东北部金矿区的武装组织背后有人撑腰,不同的武装组织接受来自刚果其他地区或者活跃在刚果与邻国乌干达、卢旺达边境地区的武装力量的军事资助。目前伊图利地区活跃着的6个部族武装集团仍然控制着1.2万名武装人员。

  为帮助刚果冲突各方实现停火,落实《卢萨卡和平协议》,联合国在2001年初向该国派遣了由4000多名维和士兵组成的特派团。联合国维和部队在刚果东北部的蒙布瓦拉镇驻扎下来,防止地方武装组织进一步明目张胆地插手黄金开采,维和部队的驻扎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混乱的安全状况。而联合国驻扎在布尼亚市有800多名维和士兵数量太少,只能算是杯水车薪,无法有力地控制局势,当地居民的安全并未因此明显改善。目前,人们寄希望于刚果明年能顺利进行民主选举,改变现在多方混战的局面。

  开采黄金是当地许多人的唯一生活来源。虽然人们明知道去当采矿工人会被无情剥削甚至失去生命,但他们没有选择的权利。连绵不断的内乱让当地人除了开采黄金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就业选择,他们只能“走进洞里”。

  开采者中一部分年轻男人和孩子曾经加入过当地的武装组织,以前端枪的手上现在拿的是锄头和铁铲。而且,开采者里面有很多是童工,蒙布瓦卢矿区40%以下的工人都不超过18岁,其中25%只有12到14岁。

  12岁的埃里克·唐古达是刚果东部的一个露天矿场的矿工,他每天都在漫至脚踝的泥浆淘金,小唐古达说:“我必须来这里干活养家。”另一个12岁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男孩说:“我的父母都在战争中被杀害了,我现在不得不为自己找口饭吃。”

  刚果东部地区很落后,根本没有任何基础建设,例如水电、公路等,也没有银行、医院、学校等社会服务行业。来自邻国乌干达的黄金经销商认为,刚果东北部大约70%人口依靠开采黄金或者黄金转手买卖过日子,因为那里几乎没有任何农业活动。据调查,刚果东北部地区大概有400万黄金矿工和工匠,他们唯一的生活来源就是黄金开采和黄金交易。

  乌干达黄金贸易商洛德亥非常了解刚果矿工的情况,根据他的描述,如果走运的话,一个采矿工人一天可以挖掘到一克天然黄金,也就是黄豆粒大小,这粒金子可以卖个10美元。刚果矿工一般每天会采出10到15克的天然黄金,如果幸运的话自然就更多。

  工头将黄金卖给第一层经销商,然后经销商转手又卖给愿意出价更高的人,这根买卖的链条很长,一直延伸到乌干达来。乌干达则是刚果黄金的大中转站。这些黄金大部分都会进入印度尼西亚、比利时和其他一些亚洲国家,这些国家需要大量黄金进口。其余的一些黄金会在乌干达国内消化,人们拿黄金来换食用油和肥皂等生活用品。刚果国内的情况也差不多,在没有稳定的银行流通系统之前,黄金充当了物品交换的媒介。

  目击者说:“我看到很多人被绑起来要被处决,联盟的人说要把他们全杀了。他们让杜冷人自己挖坑以方便处决后掩埋……然后,他们用大铁锤砸烂他们的脑袋。”

  杜冷族起诉一名赫巴族妇女,说她是女巫,并烧死了她。目击者说:“他们从周围的村子里把妇女抓来,骗她们说要进行和平谈判,当她们轻信这些武装分子的话后,就被关进一间房子,手都被绑起来,门也从外面锁上,然后一把火连房带人烧得干干净净。这样日夜相连的屠杀进行了两个星期。”

  在武装组织“国家统合阵线”占领区,强征劳力也是常见的事。“‘国家统合阵线’的武装分子每天早上都挨家挨户查门,只要遇到年轻人就抓走,前前后后抓了60多个人,然后把他们送到河边去淘金子……这些年轻人都是被迫干这活儿的,谁敢来说二话,谁就免不了挨打。”

  “他们说金子是给头目杰罗姆的,他需要钱建房子。他们说,如果我不给钱,杰罗姆会下命杀了我。到了第五天,杰罗姆带着他的军官来到监狱……用枪指着我。他说,‘从第一天起,我就说我会杀了你。我从不开玩笑。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他们让我从洞里爬出来躺下。杰罗姆给他的左轮手枪上了弹,指着我的后脑勺上。”

  从事黄金贸易的生意人也难逃被武装分子折磨的厄运。一个做黄金交易的青年商人因为没有向国家统合阵线的人交钱而受到折磨,他说:“我被他们关在一个地洞里两天两夜,洞口盖着树枝,他们可以随意把我拉出来拳打脚踢一番。他们把我绑在一个树桩上,用木棒抽我,打我的头、背和腿,他们还说要杀了我。”

  乌干达军队驻扎的杜巴金矿区工程师说:“乌干达军队负责破坏格鲁牧布瓦金矿。他们开始挖掉柱子。当时情况混乱不堪,范围广泛。当金矿最终倒塌时香港直播最快开奖记录,人们都被杀掉了。那里不是他们的国家,所以他们对破坏一点也不在乎。”

  一个矿工说:“我们因为金子而受到诅咒,我们能做的就是受苦受难。黄金没给我们带来任何好处。”

  一个商人被问到为什么在这么危险的金矿工作时,说:“我能有什么选择?这是我唯一能够赚钱的方法。这关系到我自己和家人的生存。”

  一位刚果政府官员说:“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国家的资源流走,人民得不到一点利益。”

  刚果(金)矿工一般每天会采出10到15克的天然黄金,工头会把黄金卖给当地贸易商,1克黄金大概10美元。到了乌干达首都坎帕拉,1克天然黄金可以卖到13美元。而经过提炼取出杂质的精制黄金,1盎司(约0.03千克)的纯黄金价值就高达419美元了。一般情况下,从刚果矿区采到的黄金要通过3到5层中间商才能到达坎帕拉。

  乌干达黄金贸易商洛德亥说:“很少有人会从刚果当地买下黄金,然后直接运到坎帕拉来卖,更别提直接运到亚洲国家了。刚果矿工一般每天会采到10到15克的天然黄金,如果幸运的话自然就更多。他们将黄金卖给第一层经销商,然后经销商转手又卖给愿意出价更高的人,这根买卖的链条很长,黄金会经过很多道转手才来到坎帕拉。”然后这些辗转到来的黄金就流通到了乌干达、卢旺达和布隆迪。乌干达是刚果黄金的最大中转站,接下来大部分黄金出口到瑞士、比利时、南非、印尼和其他亚洲国家。

  国内部族对资源的争夺已经导致了连年的战争,而邻国和西方跨国企业参与资源争夺大战,更是让这个战火纷飞的国家雪上加霜。

  《黄金的诅咒》报告中详细提到了全球500强企业英美资源集团下属的一间知名金矿公司“盎格鲁黄金公司”,该公司与当地一个杀人越货的武装组织“国家统合阵线(FNI)”建立了联系,该组织帮助他们进入伊图里东北部富含金矿的蒙布瓦拉镇,而盎格鲁黄金公司则向叛军组织支付贿赂及提供支持。

  报告说,“盎格鲁黄金公司是染指富含金矿的地区而大发其财的几间国际公司之一,而当地人却在蒙受种族屠杀、非人的折磨和强奸。”“相关的公司应该确保他们的行为会促进不稳定地区的和平及尊重当地人民,比如在刚果的东北部,而不是相反,”有关组织高级调查员安尼克说。“当地的军阀使用自然资源来支持他们的血腥活动。对这些组织的支持,不管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都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盎格鲁黄金公司违背国际贸易规范和自己公司的行为准则,向国家统合阵线及其它的头目提供了数量可观的财政和后勤支持,这些支持自然会换来政治利益。而正是该组织要为发生在这片饱受战争蹂躏的土地上的几起最血腥的暴行负责。在跟有关组织的通信中,盎格鲁黄金公司说“跟国家统合阵线没有任何工作或其他的联系”,但公司又说,过去公司的确向该组织支付过一定数量的款项,其中包括2005年1月在“抗议和强迫”中支付的一笔。该公司还说,跟阵线的头目接触是不可避免的。

  此外,调查机构的研究人员还记录了该公司与武装组织头目之间的会面。该组织的头目夫罗瑞博特·纳迦布自封为武装占领区的“总统”,在与调查机构的交谈中,他毫不掩饰地说:“政府根本无力统治蒙巴瓦卢,我就是这里的‘老板’,只要我想赶他们(国际公司)走,我就能。”

  该公司在2003年底开始准备黄金勘采事宜,不过,他们早在1996年就获得了大片黄金开采权,只因受到战争的干扰,才推迟了开采行为,直到当地签署了和平协议,并在金沙萨建立了过渡政府。然而,新成立的政府还没能控制伊图里地区,蒙巴瓦卢地区依然控制在国家统合阵线手里。

  报告指责说:“作为一家担负有社会责任的大公司,盎格鲁黄金公司应当等到刚果国内局势稳定才着手工作,而不必与臭名昭著的军阀合作。刚果急切需要商业投资重建家园,但有着商业协议不能向践踏民众的武装组织提供任何支持。”

  盎格鲁黄金公司6月2日举行了记者发布会为自己辩护,其首席执行官波比·葛德赛说,《黄金的诅咒》报告毫无作用。葛德赛说,他们支付给武装组织“国家统合阵线美元款项是被迫的。他说,叛军手持AK47冲锋枪到达公司设在蒙布瓦卢的矿区营地,告诉职员说,几小时内不交钱的话,他们就“关闭营地”。葛德赛说,向叛军的勒索屈服“违背了原则”,公司深感后悔。“在这两笔款项上,(一笔8000美元,另一笔1000美元),我们搞得一团糟。”然而,他坚持说,在蒙布瓦卢的开采地点,公司的经营从未接触过任何叛军,以求开采安全。

  报告说,研究人员拥有该公司矿区员工的证明,详细地说明了盎格鲁黄金公司是如何经常让武装组织使用其车辆;武装组织的民兵如何住在特许的房屋里;以及组织成员如何乘坐公司的包机等。而葛德赛则解释说,跟“国家统合阵线”接触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属于该组织的人居住在矿区所在地。但是这种接触并不意味着公司对叛军有任何的支持。

  尽管战乱纷呈,手工金矿持续发展。每年,有价值成百上千万美元的黄金从刚果走私出去,其中一些运到了瑞士。瑞士黄金加工企业美泰乐技术公司从乌干达购进黄金。2005年4月21日,当国际观察员问及此事时,美泰乐公司说,“相信黄金来源是合法的。”可是,乌干达几乎没有自己的黄金矿藏,所以,可以肯定地说,公司购买的黄金相当数量是在刚果开采的。美泰乐在其5月20日的公开声明中说,在搞清楚乌干达在贸易中的地位和黄金生产及出口的相关统计数据之前,暂停接收任何来自乌干达的进货。

  “我们希望其他的公司也能像美泰乐公司一样,”研究员说,“我们发现的问题并非刚果独有,也并非哪一间国际公司。规范企业行为的准则一定要得到落实,否则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乌干达的黄金经销商纷纷抱怨世界顶级的加工厂都拒绝购买他们的黄金,而他们并没有做错什么,经销商申辩黄金都是他们买回来的。

  乌干达黄金买卖贸易巨头詹纳达·洛德亥说:“不仅西方国家的加工厂,现在连南非的加工厂都拒绝购买我们的黄金,我们仅仅是经济受到影响,而刚果东北部的民众可是连生活都无法保障了。”

  有30年黄金贸易经验的洛德亥说:“联合国和国际有关组织将刚果和乌干达两国之间的黄金贸易定位为‘非法贸易’,这是不正确的。而且他们还总是错误地将黄金贸易和非法武器交易联系在一起。黄金贸易商之所以在乌干达进行黄金贸易是因为这里的交易环境比较好,不像在刚果连人身安全都无法保障。在乌干达交易很安全,银行系统运作方便,信息交流渠道也比较多。”

  洛德亥认为,正是因为刚果国内政治的不稳定,所以很难在刚果开展正式的、合法的贸易活动,虽然目前的黄金贸易很不正规,但正是这不正规的贸易解决很大一部分刚果人的生存问题。他说:“想要了解刚果的黄金贸易,就必须清楚刚果的社会经济和政治环境。从殖民地期间开始,刚果的问题主要就在于不稳定的政府,这就导致了几十年持续不断的内战。”

  经销商说,在刚果境内进行黄金贸易非常难,因为实在太不安全,而且刚果也没有合适的金融环境来进行贸易。绝大部分的黄金开采地都被民兵组织控制了。

  乌干达黄金经销商洛德亥说起一个亚洲商人在刚果买黄金的故事,来证明刚果到底有多不安全。“2000年,一名亚洲商人在刚果买了100公斤的黄金,他还是得到当地政府特许买下的黄金。亚洲商人准备用直升机将黄金运送出去,当晚他没有亲自看护装载黄金的直升机,因为当地政府承诺保证周围的安全,而当他第二天早上到达机场后,他再也没找到那个负责看管黄金的工作人员。”

  洛德亥说刚果和乌干达边境的海关同样不能让人相信,他说:“我认识另外一个经销商,他曾经运送黄金经过乌干达城市姆庞维,谁知一到姆庞维海关,就中了埋伏,黄金被不知名的武装分子抢走。”

  乌干达另一个黄金贸易机构乌干达贸易有限公司表示,乌干达市场上的许多黄金的确来自刚果,但是这些黄金都在当地市场充当媒介,用来交换肥皂、油、衣服和收音机等。乌干达经销商说:“乌干达为黄金贸易提供了适合的场所,而这正是刚果所不能提供的。”公司经营者拉吉·伊阿亚称:“任何对黄金贸易的限制都会对刚果人民带来伤害而绝没有好处,刚果从目前的黄金贸易中获得好处,是因为它的人民切切实实从中得到了利益,现在的情况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买卖交易的双方都是心甘情愿的。”坎帕拉5名主要的黄金销售商每个月都在刚果买下500公斤左右的黄金。另外,乌干达政府对黄金出口不收税,而刚果政府则要求销售商每年上缴50万美金的税收。

  伊阿亚还说:“美元在刚果同黄金一样充当物品交换的媒介,而且也像黄金一样从刚果人手中流通到别的国家,如果国际观察组织要调查黄金在刚果的流通,为什么他们不对美元也进行调查呢?”

  黄金经销商异口同声地表示,黄金交易和武器交易之间根本没有任何联系。乌干达贸易有限公司一位部门主管说:“难道说所有的刚果黄金矿工和经销商都是军火商吗?黄金的交易从开采的矿工到终极的消费者,这所有的路线都是有迹可循的。如果黄金交易和军火交易有关,那应该很容易就找到证据的嘛!”

  编写“黄金的诅咒”报告的国际观察组织官员范·莞登·博格女士走访了坎帕拉的黄金贸易商。乌干达贸易有限公司经营者伊阿亚说:“我第一次和范·莞登·博格女士见面是在我的办公室,当时她跟我说尽管她对整个黄金贸易事态持否定态度,但是我应该继续像以前一样和刚果进行黄金贸易,她说她支持这种黄金贸易。于是,我问她,现在全世界的加工厂都拒绝购买来自乌干达的黄金,那我还怎么继续和刚果之间的黄金贸易。我还请她帮了个忙,我问她能否向瑞士的加工厂写推荐信购买我们的黄金。对于这个,她没有正面回答我,她只是说关于黄金贸易的调查仍在继续。”不过对于乌干达贸易公司的这番说法,博格女士没有发表回应。

  伊阿亚说:“在刚果境内发生的某些侵犯民众生命安全的现象,联合国和国际观察组织确实应该进行调查和提出解决办法,但是停止黄金贸易就等于切断了刚果人的经济来源,简直要了他们的命。事实上,国际社会应该鼓励黄金贸易,并且提供帮助将贸易规范化。”

  刚果(金)位于非洲心脏腹地,物产丰富资源多样,如果说黄金成为各派势力争夺的财源不足为奇,那它们对铌钽矿的争夺就鲜为人知了。

  铌钽矿是铌铁矿和钽铁矿混合而生的矿物质,如果不是现代科技的发展,它可能依然藏身在山林之中默默无闻。科学家发现,从铌钽矿中提炼出来的钽金属有很高的热阻值,是制造手机芯片和电脑芯片电路关键部件的主要原料,随着国际市场对手机和电脑的需求量爆炸式增长,铌钽矿也成了炙手可热的资源,每磅钽金属的售价超过100美元。

  售卖铌钽矿并不违法,世界每年的钽金属贸易额在2001年就超过60亿美元左右,主要由澳大利亚、加拿大和巴西的合法采矿者生产和销售。但是,由于近几年来世界各国消费者对手机和电脑的需求量的不断攀升,国际芯片制造企业对这种原材料的需求大幅增加,原先几个主要钽金属生产国的产量远不能满足国际市场的需求,铌钽矿储量丰富的刚果成为国际市场关注的焦点,但也由此引发了该国内外势力对这一资源的争夺。

  活跃在刚果与卢旺达和乌干达等国边境地区的反叛武装更是对这一利润丰厚的生意不放过,他们占据铌钽矿丰富的地区并开采和销售抢夺得来的资源获得金钱,继而再去购买武器进行反叛活动,使该国铌钽矿贸易成了与“滴血黄金”和“滴血钻石”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的血腥交易。

  根据联合国曾经做过的调查,刚果与卢旺达、乌干达和布隆迪边境地区的叛乱武装从刚果抢走了成千上万吨的钽金属,并将这些资源走私到这几个国家后销售到国际市场,然后再用这些资金购买武器进行叛乱活动。

  以乌干达为例,刚果1997年内乱爆发前的年份,乌干达每年的钽金属出口都维持在2.5吨左右。但是到了1999年,刚果东北部被占领后,该国年钽金属出口额就激增到70吨,这还不包括数额更大的黑市交易。除此之外,叛军在占领区实施垄断经营,强征劳力、肆意杀害平民也成为家常便饭。

  为了控制铌钽矿资源,叛乱武装把平民从世代居住和耕种的土地上赶走,对不愿搬家的村庄实施血腥屠杀政策。

  由于战争,许多合法的刚果矿产开采公司倒闭,大部分钽金属由农民直接开采,他们终日聚集在河床上或者废矿中挖掘和筛选矿石。叛乱武装也会直接采矿,不过使用的都是强征来的苦力或冲突中的俘虏。

  “矿工”大部分是儿童,有数据估计说,刚果东北部地区30%的适学儿童放弃了学业加入到挖矿大军中来。虽然矿石和矿粉交易有巨额利润,但他们仅能得到极低的酬劳。根据刚果一些非政府机构所做的调查,铌钽矿交易中存在着广泛的欺诈行为,收购矿石的人常常骗取采矿者的微薄收入。一个挖矿人曾抱怨说:“挖钶矿本身就是可怕的艰苦工作,除了防止山体滑坡和矿坑坍塌危及生命,还要提防全副武装的匪徒抢劫矿石。”

  虽然如此,挖一天矿能够带来几美元的收入,这在经济已是一片废墟的刚果算得上是高收入了,许多人无法拒绝这样的诱惑。

  联合国的相关调查未明确指责电脑和手机制造商加剧了这些血腥交易,而是指出矿产公司的钽金属贸易是“刚果内乱的源头之一”。但是,高科技行业对钽金属的需求近年来飚升是不争的事实,贸易公司虽然直接经营钽金属,但它们在经过中间加工公司之后最终还是卖给了钽电容器生产商,而这些生产商的客户都是世界上几家著名的芯片制造企业。

  2000年之后,随着全球个人电脑市场的爆炸式增长,钽金属成为紧俏物资,价格剧升,精练钽金属由原先1千克100美元增加到超过800多美元。2001年,随着需求有所降低以及钽金属供应量的增加,精练钽金属的价格回落1千克到200多美元,目前世界钽金属的价格已经回到了千克100多美元,但产量依然以每年1000万千克递增。

  价格的飚升导致全球铌钽矿开采者提高产量。在刚果,合法和非法的采矿者都加入到提产热潮中。其中,刚果的东北部的地方武装组织每月大概可以从钽金属贸易中获得2000万美元的收入,这些资金大多用于购买武器。

  国际社会一直呼吁对刚果的钽金属交易进行限制,但这种矿产资源的交易途径十分隐秘,采取措施并不容易。

  在刚果,追踪钽金属交易的链条绝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从铌钽矿石被开采出来的那一天起,到它们离开刚果之前,至少要经过10个中间商的倒手,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大多通过移动电话和录象带联络,很少人亲自面对面谈交易。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在钽金属离开刚果之前,地方武装几乎要插手每个环节的交易。

  矿石一被开采出来就被当地的商人收走,其中许多人可能就是叛乱分子,他们出价是每千克生矿10到20美元,然后再转手卖给地区经销商,他们大多来自邻国卢旺达和乌干达。根据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钽铌贸易研究中心所做的研究,这一环节是钽金属交易中最难追踪的环节,中途可能会经过5、6个中间商的参与。有时,一个武装势力的矿石可能被另一个叛军武装给劫走,再转卖给其他经销商。

  就在区域收购商这个环节,黑市钽金属进入了全球市场。根据联合国所做的统计,估计有20家跨国矿产贸易公司经过卢旺达进口产自刚果的钽金属。

  从卢旺达、乌干达、布隆迪等国家出口的矿石被贩运到亚洲、欧洲和美国。比利时航空公司定期把这些矿石从刚果、乌干达和卢旺达运往世界各地,而美洲航空公司(比利时航空公司的合伙伙伴)把这些矿石运往全美各地。提炼公司一般从国际贸易公司购买铌钽矿,但有时也从大的矿山和当地商人直接购买铌钽铁矿,他们对矿石进行提炼后,把钽金属粉销售给电容器制造商,然后由电容器制造商制成钽电容器卖给高科技企业,主要是与芯片有关的电子制造商。

  迄今为止,高科技公司一直不愿意承认他们可能使用了刚果武装份子的钽金属。但他们也无法拿出证据证实自己是清白的。一家手机制造商的经理说:“我们第一次听说这类事情后就立即询问供应商是否采用了刚果的钽金属。但是,我们能做的只是询问,如果他们说没有,我们只有相信。”

  供应链中的其它环节也面临同样的情况。钽电容器制造商只有相信他们的上家——钽金属供应商,而钽金属供应商也无法让电容器制造商相信,他们的钽金属不是来自刚果的武装。世界上最大的电容器制造商AVX公司的CEO说:“我肯定不支持那些武装分子,但我们实在不知道我们使用的钽金属原产地是哪里,而且也根本就没有办法知道。”

  这种不清不白的态度已逐渐影响到公众,部分高科技制造商担心刚果的钽金属会损坏他们的声誉,因此作出了积极的姿态,但事实上,他们的积极表态对于国际钽金属交易中限制那些来自刚果的钽金属无济于事。

  联合国曾经提议布隆迪、卢旺达、乌干达等国的铌钽矿及其它矿产的进出口实行全面禁运,但贸易团体认为全面禁运对合法经营的贸易公司不公平。

  黄金的吸引无法拒绝,铌钽矿的市场需求也不会消失,资源丰富的刚果不能因为这些资源使国家走上稳定和富裕的道路,而人民却因为这些财富无法享受安稳与和平,随着和平协议的签定和联合国维和机构的重视,刚果的局势将走向稳定,那里的人们希望这些矿藏不再是当地人民的诅咒,而是幸福生活的源泉。